金朝有两位大臣,他们彼此憎恨,但从不互相攻击,而是互相称赞。

司马燕最喜欢的大臣贾充在曹魏时期把司马家族视为一个潜在的群体,完全依附于司马家族。

司马燕登上王位,贾充更有帮助。他不遗余力地帮助他消除障碍和持不同政见者。

因此,司马燕非常信任贾充,因为他知道贾充犯了许多违法行为,但并不深究。

宫中正直的大臣们厌恶贾充的奉承和宠溺,但他们没有被激怒,不得不回避。

当司马燕成为皇帝后,他开始在朝廷严重依赖任凯,认为他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好干部。

贾充没有多少人害怕任凯,但他们非常害怕他——让他担心的是任凯作为“仆人”的地位。

宫廷中的官职似乎不高,充其量只是皇帝身边的高级秘书,但它可以随时接近皇帝,反映大臣们的善恶,以及政府的得失。

贾充深知司马燕十分尊重任凯,说他的坏话,挑起他和皇帝的关系。司马燕不一定相信,他可能会被怀疑。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贾充很快想出了两全其美的办法:他推荐任凯为司马忠王子当老师。

按照制度,太子的老师不许过问朝政,只能留在东宫陪太子读书。根据这一制度,王子的老师不允许询问政府事务,但只能留在东宫陪王子学习。

虽然司马忠是个白痴,但用猪耳朵做丝绸钱包是很难的。

结果,任凯不仅离开了皇帝的身边,还承担了未能教育王子的责任。

打定主意后,贾充多次在司马燕面前称赞任凯的忠诚、正直和博学。他是王子老师的最佳人选。

司马燕在这一点上同意贾充的意见,于是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任命任凯为少父。

然而,司马燕也是一个精明的人。他非常清楚贾充的计划,不会被牵着鼻子走。

因此,当他采纳贾充的建议时,他有所保留:任凯是司马忠的老师,但他在部队的原有地位没有改变。

贾充没想到司马燕会来偷米。

任凯也不是素食主义者。他早就意识到贾充的“善良”,并决定像对待他那样对待他。

此时,政府收到紧急报告称,西北部的游牧民族袭击了边境并抢劫了财产。司马燕非常焦虑,决定派兵平息混乱。然而,他苦于缺乏合适的候选人来领导军队。

任凯自信地说:“反叛乱是政府的一个重要问题。重要的任务在肩上。只有当有智慧和道德原则的人得到满足时,他们才能得到尊重。

司马燕点点头,问道:“你认为谁能担任这个职位?”任凯毫不犹豫地引用贾充的名字。

司马燕立即同意了。

当时,贾充粗心大意,接受了任凯的建议。

然而,贾充毕竟已经从政多年,他的助手建议他,只要他与皇帝结婚,他就可以化弊为利。

于是贾充毫不犹豫地把他又黑又丑的女儿贾南风嫁给了司马忠王子,然后以女儿的婚姻为由,成功地避免了带兵去危险的地方。

任凯与贾充并肩作战,但贾充作为宠儿的地位从未动摇。与皇帝的婚姻增加了他的影响力和重量。

果然,有一天司马燕和贾充就官员的选拔进行了会谈。他觉得自己有很大的责任,关心人民的生活。

贾充灵机一动,开始重复同样的把戏:在司马燕面前,他称赞任凯为人公正,对人很了解,最适合他主持官员的选拔。

司马燕对此深信不疑,并很快任命任凯为官方部门的部长。

贾充此举当然是有目的的:官员的选拔要去全国各地,工作量很大,所以任凯没有机会留在皇帝身边。

此外,政府部门在选拔过程中面临的候选人是好人和坏人,任何问题都难以回避。

从那以后,贾充整天都在司马燕周围诽谤任凯。

起初,司马燕也怀疑贾充的动机,但听多了,他宁愿相信。任凯没有机会反驳它。司马燕逐渐相信了这一点,任凯最终失去了他的官方职位。

发表评论